(商業贊助,請點擊瀏覽詳情)

Wednesday, December 05, 2012

(十二)記很多年前的一隻鴿子


  很多年前,大槪是黑熊BoBo被解救後不久的一九八幾年,暑假的一天,我與幾個小毛孩,大老遠由馬場木屋區跑到二龍喉公園玩,那可能是我第一次去那裡,好比現在的孩子去迪士尼樂園一樣,心情興奮。當年,公園的佈局與現在不同,那時BoBo居住的地方只有經屋房子般大小,旁邊好像還有一個養巴西龜的處所,築了一個小池,植了幾叢修竹,一隻大龜,夾在竹子之間不能動彈,同一姿勢維持好幾年。

  那時公園裡還養了很多鴿子,住在鳥屋裡,可自由自在地飛進飛出,通常成群結隊地在屋外,呆頭呆腦地啄着地面上不存在的食物消磨時間,大多都怕人,我們一走近,牠們要不是趕緊飛上天,就是快步躲老遠,歪着頭看你下一步動作。也有不怕人的,閒庭信步地踱到你身邊來,但只要你一彎腰,牠就機靈地避開,休想碰牠一根毫毛。

  見逗鴿子玩兒不成,朋友都走開去了,我不死心,挨着牆邊守株待兔,盼望可隨便摸到一隻,純粹為好玩。我靜待時機,卻見一個較我年長兩三歲的小孩忽爾出現在鴿子堆前,嚇得鴿子四散奔逃,那小孩巋然不動,半晌,鴿子放下戒心,慢慢聚攏回來,更有一隻不怕人,就像總有一些善良的傻子一樣,走到小孩跟前。

  我腦裡大概聯想到卡通片人與動物的溫馨畫面,正自羡慕那小孩之際,白影一晃,只見他舉腳就踢在那鴿子身上!換了是大人,鴿子肯定受不了這一道重擊而一命嗚呼,但小孩力度不夠,鴿子負傷而逃,卻又飛不起了,小孩追去,一腳又一腳,直至將鴿子踢死在一個角落裡為止。

  小時候我心地尚算善良,擔憂鴿子安危,卻又怕事,不敢制止那小孩,只見他像瘋了一般,做着我難以想像的舉動。他完事後發現了我,不懷好意地看我一眼,走了。我才敢跑去看鴿子,剛才牠還是一隻天真爛漫的小生靈,剎那間就已變成一堆爛肉,兩隻眼睛不再動了,色彩正變暗啞。

  這件事留給我可怕的印象,那情景至今揮之不去,看到虐待動物的消息,有時我就會想到這個畫面。其實在我一生人裡,所有親眼目睹的殺害動物的畫面都一直存留於腦海內,比很多事情都要深刻。

  只是我至今不解,那小孩為何要無故殺死一隻鴿子?那是人的天性嗎?
  
  (原載於11月26日)
        (圖片來源:http://thefool19771021.pixnet.net/blog/post/6116566-%E4%B8%8D%E8%A6%81%E5%A4%A7%E4%BE%BF%E5%95%8A%EF%BC%81%E9%B4%BF%E5%AD%90)

No comments:

Hangm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