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商業贊助,請點擊瀏覽詳情)

Wednesday, December 05, 2012

(一零零)筆多筆少



  早前在公司將一支做筆記的原子筆(圓珠筆)用完,立即興高采烈地拍下照片,貼上Facebook當作一件創舉般宣揚。在這個虛擬數據書寫(正如我在電腦上寫着的這篇文章)盛行的年代,把原子筆用得一滴不剩,確非易事,值得記錄。

  記得讀書時期,要用完一支原子筆或者一次性的墨水筆之類,是件尋常事。小學時用鉛筆做作業,上中學就用原子筆或水筆代替,我最初選用的是一種筆頭極細,筆蕊是吸滿墨水的棉簽那一種,那種筆可使人寫的字看起來秀麗一點,但長時間使用會感吃力,且一跌就壞,寫的字難乾,遇水即化,後來我就不想用了,改用較一般的套頭原子筆,主要用質量較有保證的牌子Zebra或Pilot。──不是不想用國貨,但國貨自動漏墨的特色功能實在令人左右為難。

  Zebra或Pilot的原子筆陪伴我渡過高中時期,我也是在那時開始寫作,水平所限,能順利發表的作品主要以詩歌為主,有時也創作散文和小說參賽或投稿,卻難見天日。因字跡差劣,怕影響印象,每次寫作都要謄抄好幾遍,以塗改最少的版本投寄,儘管作品不多,用完一支原子筆的速度還是比一般學生快。

  到了上大學,那時寫作更勤,發表機會也多,雖電腦已相當普及,電郵和ICQ是青少年傍身工具,理應使用電腦寫作了,但當時電腦對我家來說還是一大負擔,故此我繼續用最原始的方式來書寫,繼續消耗原子筆,後來連載長篇小說《草之狗》,寫一個章節就可用完兩三支筆,用完的筆我暫時沒丟棄,堆在一起,集了二十幾三十支,場面宏偉,可惜沒拍攝工具存檔留念。

  出身社會後,我工作與興趣繼續離不開寫東寫西,本應對原子筆的需求增大,我卻已習慣使用電腦了,筆退居二線,只用來做筆記,又因所工作過的單位幾乎都有筆供應,做記者時採訪的活動也多派筆當作紀念品,得到的筆可謂源源不絕,再沒特意去選購或故意挑筆種來用,用過的都沒深感情,不是半途用壞,就是落在甚麼地方,不是放在辦公桌上不翼而飛,就是借給人不了了之,總之,沒有一支筆可以功成身途。

  直到近期用完那支筆,才省起自己已很久沒嚐過用完一支筆的快樂了。工作單位資源尚足,我已取用的物資中就有好幾支不同種類的筆,相信用完要好幾年。我自然很希望今後每支筆都可用到壽終正寢,卻似乎有點難度了。

(原載於2012年12月4日)

圖片來源:http://yanjiang.baike.com/?m=article&id=129025

No comments:

Hangm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