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商業贊助,請點擊瀏覽詳情)

Tuesday, December 25, 2012

(一零三)未解決



  有時候自己做事未必有始有終,就像寫小說,構想極恢宏,但開了頭,又未必有動力寫下去,小說人物連出場的機會都沒有,慘過遊魂野鬼;又有些事情,只要中間出個小岔子,就無以為繼,簡單說,除了大是大非,我是個不怎麼堅持的人。

  不過,我對某些小事情卻又十分執着,簡單如吃一碗湯麵,十有八九我是要連湯也喝個一滴不剩的;讀一本書,一定要啃下每一粒印刷好的字。可能是強迫症的原因,如果我不把屬於自己一份的食物吃完,不把一本已讀開頭的書讀遍,我就感到事情未解決,心裡難受。

  平時看電視新聞,最怕就是「講啲唔講啲」,例如報道說某某馬路發生一場火災,過程如何如何。其實某某馬路好長,我很想知道發生火災的地點具體在哪裡,但看完整段新聞,鏡頭只對着消防員和燒焦的痕跡拍攝,完全沒交待過街道環境,你根本猜不到準確位置。每每遇到這種情況,我的血壓就會升高,感到焦躁。可能交待環境的鏡頭對攝影師和記者來說微不足道,對部分沒有地理概念的觀眾來說也可有可無,於我而言,卻像有甚麼事未做完似的,不是味兒,有一種「未解決」的感覺。

  其實不止電視新聞,有時看到一些文字報道也出現類似情況,只是頻率較少,問題主要出在訊息傳達不清,前後矛盾,你不知道報道說的到底是梁振英還是唐英年,不幸遇到真有如踩中地雷,慘過大便卡在肛門(這種感覺在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最後就會感受得到)。你明明可以不需要知道那個信息的,沒有那個信息你照樣活得好地地,但有人將信息告訴你了,卻又不清不楚,偵探小說都有提示,而這些訊息卻難如天書。我也是個爬格子的,我也有可能埋下地雷,然而發表個人議論比起新聞敘述,殺傷力要輕得多。

  幾年前,巴士阿叔鬧爆四眼仔:「你有壓力,我都有壓力,未解決!」成為風行一時的談資,儘管短片已過氣甚至斷氣了,但世上至今仍有很多事情未解決,而我還是不時遇到像上面說的那種新聞一樣很多微不足道的「未解決」事情,12月21日已過世界還會不會末日呢?股災會不會來臨呢?樓市會不會再升呢?我的工作能做多久?世界已經諸多煩惱,還要踩中那些地雷,還叫人活不?

  我在微博上看到一個有趣的形式,在這裡借用來奉勸各位兩點:第一點,從來人們最怕說話說一半沒有一半,因此最好將話說清楚;第二點,

  (原載於2012年12月25日)

No comments:

Hangm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