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商業贊助,請點擊瀏覽詳情)

Wednesday, January 16, 2013

(十九)食神流淚蕃茄蛋



  周六中午懶出街,叫了外賣,一飯一菜,收費嚇一跳,其中蕃茄炒蛋盛惠三十八元。棲息北區的我,於此莫名高價難以接受,對送外賣的表示懷疑並給過小費打發後,坐立不安,終致電食店查問,店家回說小菜加價了,由三十三元(其實我沒留心看餐牌,竟不知原價已那麼貴)漲到三十八元。聽到解釋,我便有點像那位被葉德嫻問完“邊個”後,再看着黎耀祥攞視帝的馬國明一樣,以呆樣將飯菜吃完。

  無論如何,我一時三刻實難將“北區”及“蕃茄炒蛋”兩個概念與“三十八元”聯繫一起。在不少非該區居民和老澳門眼中不屬於澳門一部分的北區(選舉期除外),因長期被邊緣化,得以在旅客的鐵蹄底下保留較低廉消費,萬料不到,有朝一日這裡的商戶也沾染了“撳住嚟搶”的惡習。

  有數得計,按零售價,四隻雞蛋加四個蕃茄也就十元左右,若按批發價或拱北價,成本則更低。一般河東獅就算沒有巧手,都可將蕃茄炒蛋做得出神入化,食店蕃茄蛋並非採用西班牙食材,憑甚麼向可敬可親的消費者謀取三四倍暴利?

  對於北區食店如此肆無忌憚地抬價,我認為那可能是懲罰我等肥胖而不願煮飯的懶人,是出於好意,但也有可能,只因食店看到旅遊區食肆那種大發其財的經營模式,懷着同仇敵愾之心理,“北施效顰”對待卑微生活的草根階層。

  北區只是單純住宅生活區,不是其它已經成為旅遊區的生活區。在那些淪陷區裡,食肆就算將未來十年的通脹預期都計算在餐牌上,就算店員包公上身,就算將一塊豬扒以美容拉皮方式由只有4x5cm捶打至10x15cm,還是一樣客似雲來,中午時分,按圖索驥如獲至寶的旅客,與灰頭土臉步履匆匆的職場人士同爭一張枱、同點一道菜,近年逐漸構建成小城一幅獨特場景;較慶幸的是,情況還未誇張到鄰埠過去那樣,由坐下開始,就有人在你旁邊呵着氣讀着報等位。

  統計暨普查局早將通脹元兇揪了出來,就是“出外用膳”,當然,我們知道元兇是誰,卻沒法將之槍斃,畢竟社會上大多是雙職家庭,就算晚餐可吃住家飯,午餐也只能懷着鼓佬吃家明的心情光顧食品難吃的食肆。職場人士只能看着兇手消遙法外,我等懶胖子也只能任由宰割。

  (載於1月14日)
  (圖片來源:http://www.fantong.com/cook-385135/,特此默謝)

No comments:

Hangm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