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商業贊助,請點擊瀏覽詳情)

Tuesday, January 01, 2013

(一零四)再說拖延(上)



  差不多半年前,我在「字字屈機」寫了篇題目叫《拖延》的文章,希望可以提醒自己,把握機會,珍惜時間。事隔半年,拖延的毛病在我身上並沒改變多少,正如脂肪一如以往包圍着我的頭胸腹一樣,最近就是由於拖延,我竟錯過了一些參加寫作比賽、獲取獎金的黃金機會。是的,參加比賽不一定獲獎,但不參加就肯定甚麼都得不到。可見,拖延已危及我的生存,不得不重視。

  說正題之前,要一再強調的是,對安身立命的正職工作,我是毫不猶豫全力以赴心無旁騖絕不含糊地在時限內完成的,奈何工作以外的事情,包括我視之為生命的寫作,明明時間容許我做出成績,但我的拖延老毛病一再作威作福,像那邪惡的魔女莉莉斯,不容許我改過自新。

  我好喜歡「死線(dead line)」這個忠誠朋友,他老實地叮囑我去按時做好工作。沒有這位死線先生,學生會乖乖地每天做好作業嗎?沒有死線,我們會準時上班嗎?沒有死線,老闆會心甘情願發薪水給你嗎?死線,具有哲學意義上的無上尊貴位置,他提醒我們必須善待時光,否則後果自負。死線定得越短越好,越能激發人的潛能,越能讓我們珍惜生命。我們讀書時,幾乎沒多少人會趁早做好暑期作業而不拖到最後幾天的吧?若有,那人一定是好學生(未必是聰明的學生),其思想可能異於常人,要不,那人未來定必是一個出類拔萃的強者。

  我曾經也是一個積極的好學生,我讀書時的家課量一定沒現在的孩子多,因為那陣時老師根本沒條件安排網上作業,有段時間,大概是高中時期,每天的家課我例必在各節小息時就開始做,在督課堂完結前一定會做完,以致學校的作業我甚少帶回家去,因為我覺得放學後的時間是我自己的,用來做兼職和看書,不應該抱着學校不放。

  那個有明確死線,並在死線之前將功夫做好的日子,現在回想仍覺得是項偉大成就,若然當年我被拖延的魔力打敗,後果會如何呢?我可以想像:如當天有兼職做,我會在晚上十點十一點回到家後,看一陣電視,發一會呆,才提起勁,一邊頂着睡意,一邊在毫無協助的情況下做作業,事倍功半;如不用上班,放學後我可能去踢足球,或者回家後先睡一覺,再看看課外書,吃飯或有的沒的做其他事情,又是拖到深夜才做作業。幸好沒拖延,否則中學時代就被拖垮,只剩下慘痛的回憶!

  (原載於2013年1月1日)

No comments:

Hangman